这是一群数十年如一日追求职业技能极致化的人,这是一个缔造“中国制造”“上海制造”传奇的群体——近日,东方卫视《大爱东方》栏目播出了8集纪录片《上海工匠》,聚焦产业一线的16位“上海工匠”,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纪录片和其衍生出的16部《上海工匠》绝技展示微电影在网络上点击量超过百万。  

近两年,“工匠精神”在中国渐成热词。无论是经济转型升级,还是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抑或是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这一精神都被看作原动力之一。  

《上海工匠》时间上横跨65年7个年代,内容涵盖了16个行业。片中回溯了这样一段镜头:1980年,我国国产飞机“运十”的试飞日,年轻的胡双钱第一次看到厂里女工们纷纷化了淡妆,等着为试飞成功欢呼雀跃。“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缺失了这样的自豪感与荣誉感?”35年没有出过一个次品的航空手艺人、国产飞机首席钳工胡双钱有此一问。而我们都需要思考:工匠精神怎样找回?  

“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庖丁之语,解答了自己解牛何以神乎其技,更道出了一个工匠追求技艺的价值所在。在笔者看来,激扬工匠精神更重要的意义,也在于道——价值的构建。  

较之“文以载道”,在中国古代社会的思想谱系里,“技以载道”并非重要组成部分。但那些心系“技以载道”的工匠们,把对工作的高度忠实、对产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塑造成了一种价值观念,也化作了一种生活方式。  

然而,曾几何时,精益求精、追求极致的完美主义,被一些人指为“较真”“不合群”,于是,“一认真你就输了”“差不多就行了”……这样一类声音时常在你我耳畔响起。  

认真了,真的会输?差不多,真的行了?事实上,经常差不多,差得会很多。以手表为代表的瑞士制造,显然不能差;“可以传代”的“德国制造”,显然差不得。  

事实上,目前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缺的恰恰是“不能差”的要求。比如,很多中国游客从日本带回的马桶盖,其实是在中国生产的,只是它们遵循的是日本的标准和技术要求。由此看,中国制造不缺能力,在太多的领域,我们缺的只是“最后一厘米”。“当你把一个个产品完全当作自己的孩子,满怀爱,细心观察时,必然就会获得如何解决问题、如何提高制成率的启示。”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的话语,可谓金玉之言。  

敬事如仪——敬畏的态度,又岂囿于哪种工作、哪类人群?对工作保持敬畏,方可摒弃功利之心、浮躁情绪;对产品保持敬畏,方可淬炼工艺、成就极致;对客户保持敬畏,方可“找回对消费者的初心”。而这些敬畏,何尝不是对自己劳动的肯定,对自己创造力的褒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