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日报7月26日A8版:

宁波数字经济发展的现状动力和重点领域

朱耿朱占峰

一、宁波数字经济发展的基本业态

1、生产制造业的数字化改造在有序推进

生产制造业的数字化建设是宁波发展数字经济的重中之重,宁波工业企业“两化”融合发展水平总指数和信息化发展指数分别达到87和0.99,其中PLM普及率、数控化指数分别达到4.3、8.1,位居全省第一;80%以上的重点行业骨干企业实现生产装备的自动化和半自动化,先进控制技术在骨干企业中应用普及率达到80%,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到81%、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达到91.1%。为全面优质推进生产制造业的数字化改造,数字化工程服务公司应运而生并形成了新型智慧服务业态。

2、现代服务业的数字化平台在加速建设

宁波一直重视现代服务业的数字化平台建设,将企业云建设作为加速企业数字化升级的有力推手。以中小企业云、物联网家电云、纺织服装云、金唐医疗大数据平台、智慧物流云平台、腾讯合作的工业云平台、生意帮协同制造云等为代表的企业云平台已取得积极成果。其中,中小企业云制造平台已为中小制造企业提供管理过程中的核心信息化云服务,入驻企业已有1500多家;物联网家电云平台已接入产品共计300项,服务企业100多家;生意帮作为产能对接云平台,已经拥有合作工厂15000多家。

3、对外贸易业的数字化应用在不断拓展

宁波作为外向型国际港口城市,对外贸易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构成。2017年,宁波市外贸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同期(下同)增长21.3%;其中进口增长37.3%,出口增长14.3%;进出口、进口、出口分别优于全国7.1个百分点、18.6个百分点和3.5个百分点。外贸进出口业务的大幅拓展,得益于宁波“数字工程”的支撑。云外贸服务、数字航运、数字金融、无纸化通关、口岸单一窗口、跨境电商、网络营销,以及贸易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多流合一风控数字平台建设,使得外贸领域的数字化应用力度不断加大,应用规模迅速扩大,经济效益日渐显著。

二、宁波数字经济发展的动力源泉

1、数字经济对生产方式的改变增强了传统制造业的再生能力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技术已广泛应用到生产及管理的各个环节,使传统的生产制造以及管理流程面临颠覆性再造。尤其是O2O模式的推进,网上设计、网上仿真样品的推出极大地缩短了新品上市周期,成为产品推普和营销环节的一次革命。大量机械手通过流程化、程序化逐步替代了人工作业,再加上物料采购、原材料仓储、产成品配送和搬运的智能化,真正形成了产品从设计、营销到生产的智能化运作,彻底颠覆了传统生产经营方式,使传统制造业焕发出新的生机。

2、数字经济对营销方式的改变增强了现代服务业的创新能力

数字技术促进了个性化服务升级,带来了服务方式、服务地点以及服务就业结构等方面的变化。机器视觉、图像识别、传感器融合、卫星定位等技术解决了商业零售过程中不同节点上的痛点,改变了企业的营销观念,创新了人们对共享超市、无人超市等新零售的需求。大数据、云计算架起了制造商、批发商、零售商和用户之间的互通立交桥,密切了终极用户对商品流通各环节的认知,更提高了市场营销人员对客户和潜在市场需求的了解,将“漫水式”网上展销创新为根据客户需求直接推送产品的精确式营销,大大提升了营销效率。

3、数字经济对贸易方式的改变增强了进出口贸易业的沟通能力

数字技术提供了国际贸易、国际商务和国际物流的共享平台,将贸易流、商务流、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紧紧地统合在一起,从而消除数据孤岛,实现专业化和高效化。数字技术增加了国际市场的透明度,拓宽了各市场主体的沟通渠道,减少了国际贸易的中间环节,通过畅通的智能化信息,支撑了全球采购业务,形成了集贸易、金融、物流等职能于一体的全球供应链。

三、宁波数字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

1、积极引导,发挥数字经济下制造业的内涵效力

积极引导,深入挖掘数字技术在每一个制造业所能发挥的潜能,真正搞懂数字经济下相关制造业的内涵,着力推进企业的转型升级。第一,要主动重构产品制造流程,完善相应的工作机制和生产制度,废除与数字经济相悖的旧生产方式。第二,要重构生产和管理岗位,加快员工转岗培训,尽快适应技术升级提出的新要求,减轻企业转型的负面效应。第三,要加大产品、技术的研发和管理文化的创新,发挥工程(技术)中心、企业研究院、教授工作室等企业新型研发机构的作用,充分发挥数字经济下制造业的内涵效力。

2、因势利导,提升数字经济下服务业的运作效率

作为服务部门和服务业要因势利导、借势发展。第一,要转变服务观念,重视服务细节,主动创新和提供优质服务产品,满足用户日益发展的高水平需求。第二,要充分利用数字技术,汇聚市场需求信息,研究消费者偏好,适时输送相关服务,激活市场消费潜能。第三,要加强创新、创意和创造,善于利用新颖的想法,富有创意的设计图,为会展服务注入新鲜的血液和力量,构建会展营销生态产业圈。第四,要利用数字技术建立技术导向的服务供应链系统,优化服务节点,建立以服务企业为核心的价值链、信息链、金融链和风险防控链,提升数字经济下服务业的运行效率。

3、科学疏导,增强数字经济下贸易业的平台聚力

面对数字经济下新技术背景,贸易业要着力搭建新的贸易平台,增强贸易企业经营影响力和凝聚力。第一,要利用数字技术构建集贸易流、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于一体的综合平台,加强供应链管理,降低经营运作风险,提升平台效益。第二,要深化改革创新,推进贸易平台与口岸海关、国检和其他资源平台的对接,科学设计流程,简化冗余程序,提高监管质量,提升通关效率。第三,要充分利用数字技术,科学预测国际市场需求,开发潜在黏性用户,有效对接保税仓和海外仓,培植海外优质客户集群,不断焕发宁波进出口贸易优势产业的活力。

(作者单位:足球竞猜app排行-十大正规竞彩平台、市小企业成长研究基地)

 

http://daily.cnnb.com.cn/nbrb/html/2018-07/26/content_1120026.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