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新闻网讯  9月9日上午,光明日报国学版主编、编审的梁枢在“王阳明教育思想学术研讨会”报告的题目是《新世纪“国学热”的主题:回家》,在我们把“回家”看做一种责任的时候,他报告的“回家”说引起了在场听众很多共鸣。 

 

梁枢认为,有两种力量驱动“家”往外走:  

其一,五四运动所倡导的新文化运动促使传统的家庭奔向民主、自由。新文化所冲击和批判的是旧文化。旧文化的主体是三纲。在这个逻辑架构中,传统家庭是旧文化的大本营,策源地。所谓从家向外走,意味着从封建专制对于人性的全面束缚、压制中摆脱出来,奔向民主、自由。  

其二,就是资本的介入。资本从本性上反对一切共同体,反对一切本于共同体的道德、信念、价值观,它在同质化的运动中不断地消解各种意义上的历史主体,将人从各种传统关系中挣脱出来,变成社会单子。  

中国人的家是什么?  

中国人的家是一个共同体。较之单子社会,它有四大特征:基于血缘,尊亲结构,九族、百姓、万邦三位一体,道德、信仰、制度互为中介。这四个特征联结起来,构成了中国文化的“本”。直到今天,家之本仍然是中国人持续而稳定的“语境”,且“日用而不知”。再次,家之本是一条底线。所解决的是你“要去哪里”的问题。  

我们回家的路在哪里?  

“国学热”的持续升温,促使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看待“国学热”?如何为“国学热”定性、定位?“国学热”究竟是什么?它到底会走向哪里?  

新世纪国学热,本质上是一场中国人“回家运动”。体现这一运动的思想趋势,是学界对于这一运动所发出的深度共鸣。  

这场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回家运动”表明,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国家实力的增强,带来的不是中国人继续向外走的态势与走向,而是激发了中国人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与自觉。带来的不是朝向单子世界的挺进,而是代表中国文化合法性的共同体重新出场。  

他认为,今天的中国人,正在经历着至少自五四以来的文化方式上的一个重大转向:我们正在从“向外走”的态势中转身,我们正在回家,我们正在回到共同体。“国学热”正是这场回家运动的反映。